无需申请自动送金

2018-12-27 14:49 来源:互联网

2018年,寒流侵袭下的互联网江湖依旧风云诡谲,刀光剑影的围剿厮杀层出不穷,曾经站在风口上被高调捧红的共享单车,迎来大变局。

当风潮退却,流量红利消逝,被资本催肥的共享单车,露出了虚胖的底子。作为共享单车头部企业摩拜和ofo两大创始人,胡玮炜和戴威面临共同的难题——卖还是不卖?

几经波折,胡玮炜向资本低头,在摩拜卖身美团一事尘埃落定后代替王晓峰坐上摩拜CEO的位置,又在与美团磨合8个月后,最终以“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”体面离场,把摩拜平稳地交接给了刘禹。

而倔强的戴威高喊“跪着也要活下去,活着就有希望”,不惜频频与资本闹僵,如今不得不在四面楚歌中为自救苦苦挣扎着,并沦为消费者和投资者所遗弃的“老赖”。

真真是应了那句老话: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!

摩拜和ofo合并破灭

2018年伊始,胡玮炜和戴威都明显察觉到资本寒冬要来了。

1月7日,摩拜宣布完成战略投资,投资方是一汽轿车,但数额没有公布。值得注意的是,自去年6月完成E轮6亿元融资后,摩拜在融资速度上明显减缓。要知道,在资本疯狂追逐的那两三年,摩拜融资共12次,融资金额超过10亿美元,背后站着富士康、红杉资本、马化腾等大咖。

与此同时,戴威的日子也不好过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直到3月13日,ofo才完成E2-1轮融资,虽然数额高达8.66亿美元,但其中17.66亿融资是通过把所有自行车抵押给阿里巴巴换取而来的。也就是说,戴威不得不靠抵押物资“续命”。

共享单车风口正当时的那两年,资本追着跑,钱自然不是事儿,各路玩家一窝蜂涌入,而春风得意的摩拜和ofo也开始蒙眼狂奔,资本裹挟下的共享单车江湖掀起血雨腥风。

只不过,潮起潮落,热钱来得快去得也快。在流量红利逐渐消失,盈利迟迟无法提上日程的情况下,资本日渐清醒,迅速转舵,由疯狂加码转变为提现退场,町町单车、悟空单车、小鸣单车、酷骑单车等玩家相继出局,哀鸿一片。

尽管靠着此前的融资和走马圈地,摩拜和ofo快速跑了出来,但依旧无法忽略一个尴尬的局面——资本遇冷。

在这样的情形下,自去年年中开始,两家合并的事宜被摆到桌面上。最先提出这个建议的是ofo早期投资人朱啸虎,然而年轻气盛的戴威一开始坚决不同意,并称“希望资本尊重无需申请自动送金者的理想”。反倒摩拜这边,创始人胡玮炜和董事长李斌都认为“可以商量”。

没多久,迫于融资不顺畅,戴威改口愿意谈判,只不过在谈判过程中,戴威始终不肯接受“ofo的创始团队出局”的条件,摩拜与ofo合并一事最终告吹。

到了年底,眼看着合并无望,盈利迟迟提不上日程,曾经被戴威视为“伯乐”的朱啸虎将股权转让给阿里和滴滴,无奈离场。

戴威向左,胡玮炜向右

关于摩拜和ofo合并告吹的缘由,在12月14日晚寻找中国创客举办的一场活动上,胡玮炜做出了解释,“开始时人们不相信共享单车这个事情,到了狂飙的时候,人们认为等到两家竞争公司合并成一家的话,一家独大,可以赚很多的钱。”

“后面发现这个合并逻辑不成立。”理由是之前有美团和滴滴的例子,阿里和腾讯不会再让类似的合并事件再次发生。

摩拜和ofo合并的逻辑虽然“不成立”,但出路还是有很多的。

果不其然,作为ofo投资人的滴滴很快找上戴威,提出并购邀约。原本,这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,因为滴滴需要ofo作为高频入口,反哺大出送体验金的官网务,而戴威需要资金为ofo“续命”,但倔强的戴威拒绝了。

在ofo与滴滴谈判屡次不欢而散后,双方矛盾公开化,滴滴接盘小蓝单车,并上线自家品牌青桔单车,戴威不仅错失一个盟友,还多了两个竞争对手。

相比戴维的倔强,胡玮炜在合并一事上看得很淡,也“识相”很多。早在2018年春节前,胡玮炜在《十年二十人》访谈节目中就坦言,“资本是助推你的,但是最后,其实你都得还回去。”

也就是说,打从一开始,胡玮炜就很清楚创始人的胳膊拗不过资本的大腿。

因此,对于摩拜的命运到底是与ofo合并还是被出售,胡玮炜的态度都很明确——不反对。

2018年4月3日晚上9点,在摩拜大股东腾讯的牵线下,摩拜股东大会在北京东三环边上的嘉里中心举行,主题是美团全资收购摩拜。这场交易速度神速,从传言到盖棺定论只用了不到1天的时间。

在当晚投票时,胡玮炜和李斌等大部分股东都投了赞成票,只有CEO王晓峰等少数人投了反对票。投了反对票的王晓峰,对胡玮炜等人抛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,“规则就是规则,投票就是投票,如果大家做了这个决定,希望大家不要后悔。”

最后,投票的结果刚刚过法律认定的投票数,于是摩拜被美团以37亿美元的总价拿下,包括27亿美元的实际作价(12亿美元现金及15亿美元股权)和10亿美元的债务。

交易完成后,美团CEO王兴接替蔚来汽车CEO李斌出任摩拜董事长,而管理团队留任不变,摩拜单车将保持品牌独立和运营独立。

体面离场VS四面楚歌

自摩拜“卖身”美团后,ofo彻底陷入僵局,胡玮炜和戴威的境遇截然不同。

4月28日,在美团收购摩拜25天后,作为摩拜创始人的胡玮炜非但没有出局,还接替王晓峰出任CEO,带领摩拜创始团队与美团磨合。而且,由于一篇《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套现15亿:你的同龄人 正在抛弃你》的文章走红,胡玮炜被视为“无需申请自动送金明星”。

哪怕最终胡玮炜还是离开了她一手创办的摩拜,但也还算走得“体面”。12月23日,摩拜发布内部信称,胡玮炜因个人原因辞去摩拜单车CEO职位,由公司总裁刘禹接任CEO一职。

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,胡玮炜表示,“在美团收购摩拜8个月的时间里,我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,把摩拜平稳的交接给了刘禹。”在内部信的最后,她还这样澄清自己的离职,“并没有‘宫斗’,没有不和,也没有任何组织的纠葛。”

据新京报报道,胡玮炜是主动离职的,而且曾被多次挽留。就像一位网友评价的那样,胡玮炜走得相当理性与体面。“对比今日今时的摩拜和ofo,以及被曝光‘合并细节’,后者徘徊在生死边缘,又不得不喊出‘跪着’也要活下去的无奈誓言,胡玮炜做得更理性也更职业。”

相比之下,戴威的日子确实苦不堪言。在今年3月获得阿里投资后,不愿意站队的戴威试图继续寻求独立。3个月后,被“惹怒”的阿里转而加码哈罗单车,哈罗单车估值直接涨至14.68亿美元。

至此,戴威错失了曾握在手中最令无需申请自动送金者羡慕的三张王牌:朱啸虎、程维和马云。

成为资本弃儿的ofo丑闻缠身,频频传出资金链断裂、用户挤兑、供应商讨债、“人去楼空”的消息。失掉“王牌”的戴威,为求自救,不得不接连使出姿势不太好看的“自救”方式,先是推送了一条“三无”蜂蜜的,接着pp money合作,推出“押金理财”,此外,还不断收缩海外市场。

然而,此举收获的仅是无数于事无补的吐槽,被骂践踏了中国互联网“最后的尊严”。

12月17日晚间,ofo小黄车发布退押金政策,据新华社,线上线下,千万用户排队等待超过10亿元押金退还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根据12月20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披露的信息,法院对戴威作出了“限制消费令”,限制其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。

此消息一出,有赞创始人白鸦感慨,“真的要无需申请自动送金者以命抵债来无需申请自动送金吗?”而马化腾在朋友圈评论指出ofo陷入困境的原因,问题在“veto right(否决权)”。

如今,胡玮炜“体面”离场,而挣扎中的戴威和他的ofo,能得到重生吗?

延伸 · 阅读